但该县目前这项政策已经不了了之

2020-06-06 15:47

不过,一些县市也因为群众意见强烈而导致政策中途流产。永州市道县的一位官员向记者介绍,该市宁远、东安两县推进的早,办了一批提前离岗的,但该县目前这项政策已经不了了之。

安徽省也曾在2013年7月下发《关于服务民营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》,在各项扶持政策当中,有一条跟公务员相关,其中规定,允许符合条件的公务员,申请提前退休进行创业。

当年11月,河北黄骅市委组织部宣布:全市科级干部超过53岁,副科级干部超过52岁的全部提前离岗休养,同时提高三级工资。新京报曾报道,黄骅有干部称,这62名干部是“被提前离岗”,需在“自愿报告”上签字,不签就是违反组织纪律。

该县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,县里传达这个政策时,许多权力不大的科局长都想着离开领导职位,拿到这笔钱。“退居二线还能收入翻番,这种机会很难得。”这位人士表示。

娄底市双峰县相关人士告诉记者,机构改革的背景下,允许年满50岁、工作年限满20年的党员干部自愿提前退出领导岗位或自愿提前退休。“这是依据《公务员法》有关提前退休的政策制定的。”这位人士表示。

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,老干部给年轻干部让位使得地方上出现“早退”政策,而由于人口老龄化的加速,养老的负担也会越来越重,老干部早退会增加养老成本。

“其实,这个问题最根本的还在于年轻干部的上升通道问题。”汪玉凯说,国家推行职务和职级分开的政策,就是不能因为“职位”有限,而影响了年轻干部的福利待遇的提升。

湖南的这项政策执行得如何?是否造成了大量干部“拿钱走人”?有媒体报道,截至3月初,湖南某县自愿退休的科局“一把手”就有十多位,包括交通局、司法局、档案局等。一些不是合并机构的“多余官员”也加入到自愿申请提前退休的行列。

据永州市某县教育局一位副局长介绍,这项政策当时传达到县里各单位时没有文件。“我当时感觉这项政策比较荒唐,可能是因为没有底气,就在会上口头传达了。我们要是申请不当副局长,每个月给2500块钱,基本就是工资收入翻番了。”

记者采访湖南多个县市官员了解到,这些推出“提前离岗”政策的地方,多是因县一级政府的职能部门合并,或乡镇之间的区划调整,产生了“多余”的干部所致。执行该政策的湖南某县干部介绍,例如卫生局和计生委、还有工商质监等部门机构的合并或重组,涉及到撤销撤并的正局(科)级单位就有接近20个。

同时,他也提出,党中央在用人方面更强调的是真抓实干、勇于担当,并没有刻意强调要有一个确切年龄限制上的“年轻化”。汪玉凯说,“未来老干部应该要和年轻干部能在一个班子里共事。”(记者吴为)

北京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教授王文章认为,基层公务员,即使是县政府组成部门的主官,他们的工资水平其实并不高,在升级和提高待遇的诱惑下,他们当然愿意让位。

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,类似湖南这种给科级干部提半级,鼓励老人退下来的政策,近年来在全国都有出现。在2013年,河北黄骅62名干部“被退休”一事就曾燃起舆论对退休制度的讨论。

据媒体报道,2013年6月,北京市某区县也在内部以文件形式,针对55岁以上的区政府公务员,提出自愿退休的办法。按照离岗前职级,可以调整并享受高一级干部的待遇。

永州市某县一位干部告诉记者,县里全面动员了各单位50岁或52岁以上的科局级干部离开领导岗位,把位置让给年轻人。自愿离岗后,除原有工资待遇外,副科级待遇升至正科级,每月可以得到2500元(正科级升副处级,每月3000元)的额外收入。

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并非所有的干部都愿意拿钱走人。湖南道县一位副局长告诉记者,他今年刚刚54岁,在工作中还有很多想法,希望能有所作为。但地方用年龄卡干部的标准很严,“现在已经用各种方式鼓励我们走人了,更不要说职位再升上去了。”

“一个主任科员,工作到了一定的时间,即使没有副处级岗位,也能享受副处级待遇。”汪玉凯表示,随着职务职级分开的政策不断落实到位,年轻干部和年老干部的矛盾就会慢慢解决。

“过去是退居二线,不能办离职和退休手续。现在是更进一步,直接拿钱来让干部离岗,就更离谱了。”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说。

记者也了解到,在一些干系重大的单位,即使没有明确离岗后提高级别和待遇,也愿意早点离开领导岗位。株洲市税务系统的一位干部透露,过去炙手可热的区国税局长的职位由于近年来压力大,也有一把手频频提出离岗的情况。

“年轻人是需要职位,基层干部也需要提高待遇。但50多岁的人,一般都还身体健康、年富力强,就用钱把人养起来,既浪费了人力资源,又增加国家财政的负担。”北京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教授王文章说。

北京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教授王文章认为,干部年轻化是特定历史时期面临的紧迫问题,主要是改革开放初期老干部多,年轻干部需要大力培养使用。“现在健康水平提高了,50多岁可谓正当年,提前把他们鼓励走不太合适。”